NEWS

【最新研究】長期睡眠障礙,可能導致骨質疏鬆

07
April
2017

 

一般人都知道老年人、停經婦女較易罹患骨質疏鬆症(Osteoporosis),但你或許不知道,近年來國際研究直指:「睡眠的好壞」也是影響骨本的重要因素之一

 

長期睡眠障礙可能是造成骨質疏鬆的危險因子

 

人體內的骨骼有兩種細胞:「造骨細胞」負責製造新的骨頭,「蝕骨細胞」負責移除、吸收老舊或受傷的骨頭。一般而言,人體在30歲前,造骨細胞的活性大於蝕骨細胞,所以身體可以不斷累積生成健康且堅固的骨骼;但到30歲後,蝕骨細胞的活性將慢慢大於造骨細胞,此時就產生「骨質流失」的現象。

 

美國內分泌學會年會(ENDO 2017)發表科羅拉多大學一項最新研究:發現當健康男性經過三周的睡眠限制,並打亂晝夜節律後,他們血液中造骨相關的生物標誌物(P1NP)水平下降,蝕骨相關的生物標誌物(CTX)水平則維持不變。也就是說,受試者在三周睡眠試驗結束後,處於活性失衡的狀態,易造成骨質疏鬆、骨折風險。該狀態也經常在輪班與長期處於時差工作者身上觀察到。(*註1、2)

 

首席研究員Christine Swanson進一步說明:「若將慢性睡眠障礙確定為骨質疏鬆症的新危險因子,那麼可有助於解釋,為什麼在美國會有50%骨質流失或骨質疏鬆症的患者會找不出確切成因。」換言之,就是美國約有2700萬不知名原因的骨質流失、骨質疏鬆患者,其病因或許與長期睡眠障礙問題有相關

 

睡眠呼吸中止症將提高罹患骨質疏鬆的風險

 

此外,根據美國《臨床內分泌學與新陳代謝雜誌》於2014年刊登台灣一項研究發現(*註4),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罹患骨質疏鬆症的風險更大,在女性及老年人族群更為明顯。

 

由奇美醫學中心田凱仁博士及其研究團隊,針對國人在2000年~2008年間,1,377名確診罹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的病歷進行了梳理分析,同時與超過20,000名沒有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的一般族群進行了對比研究。

 

經過六年的追蹤調查後顯示,本身具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,後續確診患有骨質疏鬆症的機率比一般族群高出2.74倍,其中女性和老年OSA患者發生骨質疏鬆的風險最高。

 

在其他許多研究中也發現了類似的結果,例如:在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團隊,發現OSA患者罹患骨質疏鬆症的機率是一般族群的1.92倍。在另一項對於骨質密度和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研究中發現,嚴重OSA(AHI> 30)的受試者在使用腰椎骨質密度成像上,其骨質流失或骨質疏鬆症的風險增加了4.26倍(*註5)。

 

若當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狀但未妥善治療,將使身體處在反覆缺氧狀態,易產生代謝異常、發炎指數高(包含產生TNF-α和IL-6)、瘦體素(leptin)升高促使交感神經過度活化、抑制部分激素的分泌(如:促甲狀腺激素TSH、睪丸激素testosterone、促黃體激素LH、以及生長激素等)...等狀況,將容易使骨質密度與強度日益降低,增加骨折和骨質疏鬆症危險,大大降低生活品質(*註6)。

 

 

睡眠呼吸中止症造成骨質疏鬆的過程

圖: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影響骨質密度與強度,以及骨折風險的主要途徑示意圖 (圖片來源:*註6 論文資料/易特聯合科技整理)

 

當發現有自身或家人有疑似睡眠呼吸中止症狀時,請務必儘速諮詢專業醫療人員,即早治療。

>>了解更多:立即檢測你的睡眠呼吸中止風險了解睡眠呼吸中止症

 

 

延伸閱讀:

 

參考文獻:

  • *註4:Chen YL1 et al.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nd risk of osteoporosis: a population-based cohort study in Taiwan. J Clin Endocrinol Metab. 2014 Jul;99(7):2441-7.
  • *註5:S Upala et al. Between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nd Osteoporosis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.Int J Endocrinol Metab. 2016 Jul; 14(3): e36317.
  • *註6:CM Swanson et al.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nd metabolic bone disease: Insights in 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bone and sleep. J Bone Miner Res. 2015 Feb; 30(2): 199–211.
  • *註7:LP Seguro et al., Lower P1NP serum levels: a predictive marker of bone loss after 1 year follow-up in premenopausal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patients. Osteoporos Int. 2015 Feb;26(2):459-67

 

聯絡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