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

【最新研究】長期睡不好,恐提高阿茲海默症發病率

14
July
2017

 

認識阿茲海默症(Alzheimer's disease,簡稱AD)

阿茲海默症佔了失智症(dementia)中六到七成的成因,因此也常被俗成為失智症。它是一種發病進程緩慢,更會隨著時間不斷惡化的持續性神經功能障礙,屬於一種不可逆的神經退化疾病。其特徵為澱粉樣蛋白老化斑(Amyloid plaques)及神經纖維糾結(Neurofibrillary tangles)的形成、腦中神經細胞間連結的喪失,和這些神經細胞的凋亡。

阿茲海默症的大腦

圖:正常人的大腦(左)與阿茲海默症病患的大腦(右),標識處為相異的特徵 (圖片來源:wikipedia.com)

 

現階段科學界對於阿茲海默症的真正成因至今仍然不明,但一般認為約七成都屬先天性遺傳相關,少數則屬後天危險因子所影響。

 

先天性遺傳

目前已知有四種基因與阿茲海默症有關:

1. 影響早發性阿茲海默症:APP、PSEN1、PSEN2基因。

早發性阿茲海默症(Early Onset Alzheimer Disease):患者常在30~60歲間發病,此病症相當罕見,僅占阿茲海默症病人的5%,但比起晚發性的阿茲海默症其退化時間非常快速,往往3 ~ 5年間,就會急速退化。

 

是由一群在APP基因(位於第12對)、PSEN1基因(位於第14對)、PSEN2基因(位於第1對)染色體上的基因變異和這些變異形成不正常的蛋白質所引起。更可怕的是,此症狀是家族性遺傳。「完全顯性」的早發性阿茲海默症,有50%的機率會遺傳至下一代!(詳見電影《我想念我自己》Still Alice)

早發性阿茲海默症成因

圖:早發性阿茲海默症治病機轉(圖片來源:公開網路)

 

2. 影響晚發性阿茲海默症,目前還未發現特定的致病基因,但科學家發現一種易感性基因危險因子(Predisposing Genetic Factor)會增加病情惡化的風險,最常見的為:APOE ε2,APOE ε3,和APOE ε4基因。

 

晚發性阿茲海默症(Late-onset Alzheimer disease):為最大多數的類型,一般發生在60歲以後,而導致導致早發型阿茲海默症的突變基因,跟這類型沒有關聯。雖然確實機轉還未知,不少研究顯示APOE ε4會增加得病風險,也幫助解釋阿茲海默症好發年齡的變異性:有遺傳到一個或兩個APOE ε4對偶基因的人比沒有的人有更早的疾病惡化。

 

科學家相信還有4到7個其他風險因子基因的存在,目前也透過全基因體相關性研究(GWAS, genome-wide association study)的方法加快研究速度。

 

 

apoe4基因導致阿茲海默症可能機轉

圖:APOE ε4基因影響神經作用機轉導致阿茲海默症的過程 (圖片來源:公開網路)

 

不過,並不是帶有這個基因,就一定會得阿茲海默症。

 

其實,後天的影響因素也很多,包含:頭部外傷、糖尿病、高血壓、心血管疾病、憂鬱症、抽菸、肥胖,睡眠品質不佳等等,都是危險因子。最新的研究調查成果,更直指睡眠品質的好壞,會影響阿茲海默症的病程!

 

 

研究證實:長期沒睡好,會提升阿茲海默症發病風險

 

一項由美國華盛頓大學聖路易分校(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at Saint Louis)醫學院研究團隊進行的研究成果,同時於2017/07/10 甫於《大腦》( Brain)期刊中發表:直指「睡眠品質」是影響該阿茲海默症發生的主原因之一。(參考閱讀*1)

 

該研究針對受測者在睡眠時的β澱粉樣蛋白的水平進行檢測,同時透過特殊的裝置破壞受測的慢波睡眠期(slow wave sleep)與深層睡眠,讓受測者維持在輕度睡眠下,藉此觀察他們的β澱粉樣蛋白水平的變化。

 

結果發現,深層睡眠的破壞,會導致產生更多與阿茲海默症相關的蛋白質沉積在大腦中。即使是短期的破壞也可能導致更高水平的β澱粉樣蛋白產生。尤其是「睡眠品質糟糕」和「容易中途遭打斷」的這兩種類型,更可能會增加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可能性。

 

研究團隊的神經學家Yo-El Ju博士表示,「透過研究發現,在我們睡眠中,若長期無法到達第三階段的慢波睡眠和深層睡眠,那誘發阿茲海默症的比例將大大增加。」

 

 

慢波睡眠-睡眠會影響阿茲海默症

圖:腦電圖顯示了在參與該實驗的受測者者,其在深層睡眠時的腦波圖(Slow wave)。研究發現如果干擾此睡眠階段,很可能會促進阿茲海默症。 (圖片來源: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in St. Louis網站/YO-EL JU)

 

但研究團隊也說明,偶爾有一兩夜睡不好,屬於正常狀態,不用過度擔心或過度解讀。

 

其他專家學者對於此研究因樣本數較少,尚抱持觀望態度。該研究團隊也將持續對此深入蒐集樣本和研究成果,期望早日找出能預防和治癒阿茲海默症的方法。

 

 

參考閱讀

*1:Ju Y-E, Ooms SJ, Sutphen C, Macauley SL, Zangrilli M, Jerome G, Fagan AM, Mignot E, Zempel JM, Claassen JAHR, Holtzman DM. Slow wave sleep disruption increases cerebrospinal fluid amyloid-beta levels. Brain. July 10, 2017. https://doi.org/10.1093/brain/awx148

2. WebMD網站報導 "Sleep Disturbances Linked to Alzheimer's Risk"

聯絡我們